國際職業認證管理協會
Certified International Professional Management Association
相關報導 首頁 >> 新聞資訊 >> 相關報導

國外職業教育發展現狀及對我國的啟示


國外職業教育發展現狀及對我國的啟示

一、培養模式

    1.德國“雙元製”模式。“雙元製”是一種國家立法支持、校企合作共建的辦學制度。“雙元製”中的一元是指職業學校,其主要職能是傳授與職業有關的專業知識;另一元是企業或公共事業單位等校外實訓場所,其主要職能是讓學生在企業裡接受職業技能方面的專業培訓。這種“雙元製”模式針對性較強,重能力,能充分調動企業辦學的積極性。在這種制度保證下,企業不僅會制訂完善的培訓規劃,促進專業理論與職業實踐相結合,強化技能培養,而且能提供充足的培訓經費,使教學有足夠的物質保證。這種模式對德國高素質勞動者的培養,產品的高質量,以及保持其經濟在國際上的競爭力,都起著重要的作用。但其對企業的過分依賴,培訓職業的過分專業化,使其極易受到經濟發展起伏的製約。

    2.以美國、加拿大為代表的CBE模式。“以能力為基礎的教育(Competency based education)”簡稱CBE,產生於二次大戰後。現在廣泛應用於美國、加拿大等北美的職業教育中,也是當今一種較為先進的職業教育模式。其主要特點是:首先由學校聘請行業中一批具有代表性的專家組成專業委員會,按照崗位群的需要,層層分解,確定從事這一職業所應​​具備的能力,明確培養目標。然後,再由學校組織相關教學人員,按照教學規律,將相同、相近的各項能力進行總結、歸納,構成教學模塊,制定教學大綱,依此施教。其科學性體現在它打破了以傳統的公共課、基礎課為主導的教學模式,強調以崗位群所需職業能力的培養為核心,保證了職業能力培養目標的順利實現。

    3.以英國、澳大利亞為代表的“CBET”模式。“能力本位的教育和培訓(Competency based education and training)”簡稱CBET。CBET的特點是依賴職業能力分析的結果,確立權威性國家能力標準。通過與這些標準相比較,可確定學員的等級水平。所謂國家能力標準,指的是按照就業中所必須履行的工作職責和所必須執行的工作任務,就其所涉及的知識技能以及這些知識、技能的應用所作的明確說明。國家能力標準的確定,可以使有關方面據此制定全國通用的職業資格證書,也能夠使每一個普通公眾從不同階段,以不同的水平或方式進入職業教育體系,並可在這一體系中經過自身的不斷努力取得所需要的職業資格。由此可見,CBET在學習成果的認可上,體現了很強的靈活性和開放性。這種模式能增進公眾和各行業對國家證書整體上的認可和信心。

二、課程設計

    目前,國外最典型的課程設計有德國模式和加拿大CBE課程設計模式。德國職業教育課程設計是以職業活動的行為過程為導向,將基礎知識、專業知識合理地組合成一個專業技術知識體系。普通理論課教學內容較為淺顯,不過多強調高深的理論知識,做到淺而實在、學以致用,而專業必修課門類雖少,卻幾乎覆蓋了專業所需的所有理論,知識面廣、綜合性強,非常有利於培養“寬基礎、複合型”的職業技術人才。同時,其普通理論教學與專業實踐教學的課時之比為3∶7,加強了現場實習與實務的課程和學分,大大提高了學生掌握技能的熟練程度,有利於增強學生對企業生產、管理的廣泛適應性,便於其迅速就業和轉崗。加拿大的CBE課程設計與德國有所不同,其具體步驟分為兩步:第一步製定DACUM表,第二步編制課程大綱。DACUM表的製定是由校方邀請企業代表組成委員會,由委員會通過分析、歸納確定這一職業應具備的綜合能力。編制教學大綱則是由學校組織有關的教學人員對DACUM表進行分析。首先將相同或相近的知識歸類在一起,構成可以在一定時朗內完成的教學模塊,也就是構成一門課程;然後將課程排序,按基礎、專業和實際工作需要順序排列,構成課程大綱。同時,課程大綱中再加入一些非專業課程,約佔25%。這種課程設計,既有利於調動企業助學的積極性,又可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培養目標脫離實際的現象,是一種較為實用和易於操作的方法。

三、教學方法

    70年代以來,國外職教界開始探索以學生為主體,引導學生積極思維,充分發揮他們主觀能動性的教學方法。CBE教學模式採用了“自我培訓評估系統”,強調學生的自我評估,重視學生反饋能力的培養。教師在教學過程中不再主要是知識的傳授者、講解者,而是指導者、諮詢者;學生不再是被動地接受,而是主動地獲取。這就極大地培養了學生的自覺性和責任心。在教學手段上,CBE綜合運用了演示法、讀書指導法、練習法、參觀法、討論法、模擬法、實習實驗法及現代化電教手段,體現了個體化教學,使學生的積極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調動,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創新能力均得到了全面的提高。

四、校企合作

    在德國,政府出面乾預,使產學合作制度化,使學校和企業相互支援、共同受益。一方面,企業要按給予學校的財力支援比例來分享教育成果;另一方面,學校要通過培養企業所需人才,來接受企業的資金援助。同時,政府設立“產業合作委員會”,對企業和學校雙方進行控制和監督,對與學校合作的企業給予一定的財政補償。對不依靠大學培養人才的企業則增加一定的稅金,並公開因教育水平低而不能滿足企業需要的學校名單,減少或停止對其的財政支持,以此來促進企業與學校間的相互合作。

五、啟示

    1.轉變教育觀念,重新確定培養目標。長期以來,我國在發展職業教育的問題上,思想觀念上始終存在著誤區,認為職校生低人一等,只能做些簡單的、重複性的工作,或者認為應讓高考落榜生接受高職教育等等,這都是對職業教育的錯誤認識。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的主要區別在於:各自的培養目標不同,側重點不同。職業教育是以能力為本位的教育,以培養實用型、技能型人才為目的,培養面向生產第一線所急需的技術、管理、服務人才。

    2.改革專業設置和教學內容,建立新的課程體系和教材體系。在專業設置上,要根據地方經濟建設對實用型人才的需求及時進行調整。要通過深入的調查研究,以敏銳的眼光,及時發現潛在的人才需求,適時開辦相應的新專業,形成自己的專業優勢。同時,教學內容要以培養一線人才的崗位技能為中心,充分體現培養目標。按照理論教學與實踐並重、相互滲透的原則,適當增加實驗和實訓的比例,改革專業過於狹窄的狀況,實行彈性學制等等,探索不同專業的教學體系和人才培養模式。教材改革應加強宏觀調控和政策傾斜,不能只管編,不管試驗,不能只靠下發幾個指導文件來推進教材改革。必須設置相應職能部門、監督部門等層面進行系列配套改革。

    3.積極探索產學合作的辦學路子。產學合作、社會參與是職業教育的基本特徵,也是充分利用社會資源的基本渠道。產學雙方要努力加強對話:學校應主動採取行動,積極滿足產業界的需要;企業應當完善與產學合作有關的各項製度,建立完備的交流基礎。只有引進產學結合的辦學機制,充分發揮學校和企業的各自優勢,才能真正做到成果共享,盡快地增加教學投入,改善教學條件,提高教學質量。

    4.完善資格認證制度。為確認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的同等地位,應成立一個機構來規範職業教育的管理,建立一個統一的全國性的資格證書體系,來保證各職業資格相互間的認可。加強學術教育與職業教育的一體化,完善學術資格與職業資格之間的轉換;實行職業資格證書和學位證書並舉的製度,增强两者之間互補的靈活性和滲透性。

    

5.積極發展我國教育的“拳頭項目”。德國要求其職業教育處於世界領先水平的做法是值得借鑒的。我國在職業教育的某些領域,發展自己的“拳頭項目”是完全必要和可能的。我國若能在有些領域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建立起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訓練基地,將在國際上具有很強的說服力,也能更好地指導、激勵和促進我國職業教育的普及和發展。


證書查詢

身份證號:
證書編號: